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香港马经救世网 > 正文

金融协力 助“凤凰”腾飞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9-09-20 点击数:

  建筑是凝固的历史,承载着历史的变迁。从1949年到2019年,70年间,一座座地标性建筑在北京拔地而起,见证着首都的巨变。从一路向南46公里处,一座“钢铁凤凰”傲然屹立于蓝天白云之下,这里就是被誉为展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新国门”——北京大兴国际机场。

  北京大兴国际机场的建设,战略意义重大。它的建成,将显著改变首都的航空交通现状,也将深刻改变北京的城市格局。新机场连接着北京中心城区与雄安新区,是京津冀协同发展的重要切入点。2017年2月,习总书记在考察新机场建设时指出:“新机场是首都的重大标志性工程,是国家发展一个新的动力源。”这一举世瞩目的重大工程,已于2019年6月30日顺利竣工。“凤凰”振翅欲高飞,吸引着全世界关注的目光。

  遥望新机场,行云流水般的“扎哈曲线”塑造出惊艳的“凤凰”造型,18万平方米的自由曲面屋面镶嵌着4万块造型不一的金属装饰板,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走进新机场航站楼,一幅超现实主义画面铺展开来,8根硕大的C形柱从地面生长出来,由细到粗盘旋上升,直到撑住整个屋顶,如同硕大的花朵凌空绽放,花瓣向四面八方辐射开去。阳光透过采光带倾泻而下,光瀑散射在空阔的大厅内,地面上C形柱巨大的倒影清晰可见,益发映照得整个大堂流光溢彩。

  新机场建设指挥部的工作人员向《金融时报》记者介绍,新机场航站楼造型是一只展翅飞翔的凤凰,中央放射的五指廊构型如同凤凰的“翅膀”,每座指廊的末端到主楼中心点的距离为600米,这种设计使旅客走路更短,近机位更多。站在航站楼中央大厅,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旅客安检后,从这里到最远端登机口只有600多米,步行时间不到8分钟。”

  世界最大的减隔震航站楼,全球首座双层出发、双层到达的航站楼,全球首创高铁下穿航站楼……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创造了多个世界第一。新机场建设指挥部的工作人员告诉《金融时报》记者,新机场航站楼钢网架结构形成了一个不规则的自由曲面空间,总投影面积达31.3万平方米,大约相当于44个标准足球场。在主航站楼里,直接连通的综合交通换乘中心规模堪比北京站,航站楼核心区形成的无柱空间可以完整放下“水立方”,顶上的屋面网架用钢量接近“鸟巢”……

  如此艰巨的建设任务,建设时间却只有5年,无疑对施工单位提出了巨大的挑战。保证北京新机场如期顺利竣工,金融也是重要支持力量,在其中作出了重大贡献。

  “新机场总投资799.8亿元,其中40%的资金采用了银团贷款的方式来筹集。在将近5年的建设周期中,也曾经遇到过经济基本面承压、市场流动性收紧的情况,但以农行为首的银团始终对新机场建设项目鼎力支持,及时足额保证资金供给。在整个建设过程中,我们如同战友一样,并肩作战,攻坚克难,协力合作,确保了新机场建设工程顺利推进。” 北京新机场建设指挥部财务部总经理王海瑛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伴随中国崛起,北京首都国际机场早已成为全世界最繁忙的国际空港之一。经过几次大规模扩容,首都国际机场的总容量增加到7600万人次。然而,2018年,首都国际机场旅客实际吞吐量已突破1亿人次,没有高峰、低谷,空域资源全天紧张,航班时刻昼夜饱和,全年超负荷运转已经成为首都国际机场的常态,申请开通至首都机场的航线甚至多次成为中外国家领导人之间交流的重要议题,建新机场以纾解首都的空中交通压力迫在眉睫。

  实际上,北京新机场的选址工作规划很早,1993年即开始酝酿,直到2009年才最终确定把北京大兴南各庄作为首选场址五彩松解读:一篇文章搞清楚健康管理师。此后,可行性研究报告反复论证进行了4年多,直到2014年11月22日,北京新机场可行性研究报告才通过国家审批。

  2014年12月26日,北京新机场飞行区场道工程一标段率先破土动工。半年多后倪妮在《悟空传》里扮演什么角色?!规模达140万平方米的航站区综合体正式启动建设。按照规划,大兴国际机场建成后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空港之一,远期年旅客吞吐量将达一亿人次以上;机场地下建设综合交通枢纽,京雄城际、新机场线等高铁、地铁将并行穿越。如此庞大的建筑工程,世所罕见,建设高峰期,仅主航站楼一天就有8000多名工人同时施工。

  2015年7月6日,对农行北京分行大客户部夏悦来说,是一个随时脱口而出的日子,这一天,农行的金融服务方案和金融产品组合以总分第一的优异成绩成功中标大兴国际机场项目,并成为银团的独家牵头行、代理行。

  农行相关工作人员告诉《金融时报》记者,2011年新机场项目确定要立项,包括农行、中行、国开行等多家银行对该项目出具了贷款承诺函,该项目由此正式启动。但由于该项目工程庞大复杂,其中还涉及北京河北两地协调,南苑机场搬迁等等,所以虽然2011年开始启动,但后续直到2015年才正式比选招标。

  “对北京市来说,新机场是首都的重大标志性工程;对农行来说,新机场项目也是‘一号’项目。”夏悦还清楚地记得,2015年3月1日竞标那一天,农行北京分行相关部门、总行大客户部、金融市场部、资产管理部、农银国际和农银金融租赁共同组成了一支强大的竞标团队前去应标。“由于在融资成本、融资期限和融资结构等方面最大限度为客户考虑,并做出了最有利于客户的安排,农行的竞标方案受到评审团的高度认可,这也是近年来农行牵头组建的最大银团项目。”

  “在利率方面,我们几乎是市场同类项目中最低的利率水平,而且对利率进行了浮动设定,保证客户在利率下行的第一时间就可以享受到优惠。同类型的项目,目前市场上基本都采取按月结息的方式,为了减轻新机场建设的财务负担,我们最大限度延长了结息时间。一般的项目贷款,基本在建设期后两年就开始偿还本金,考虑到机场实现盈利的周期比较长,本金偿还的期限农行也相应进行了延后。”李美娜是农行顺义支行公司业务部经理,新机场建设项目从立项到放贷,她参与了新机场建设项目融资的全过程。

  根据新机场建设项目银团贷款的设计,农行为独家牵头行和代理行,并承诺对项目提供全额兜底,贷款份额为35%,银团其他成员分别为交行、工行、建行、中行、国开行、邮储银行及首都机场集团财务有限公司,各成员按照相应比例提供贷款支持。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8月,银团累积向新机场建设项目放款合计110.5亿元,其中农行42.04亿元,中行约为12亿元。

  “干新机场工程相当于干10个普通工程。”参与北京新机场建设的工作人员深深感慨于新机场工程的庞大复杂。

  大兴国际机场航站区综合体面积140万平方米,相当于首都机场T1、T2、T3航站楼之和,一期工程按2025年旅客吞吐量7200万人次、货邮吞吐量200万吨、飞机起降62万架次的目标设计,建设4条跑道,70万平方米航站楼及相应的货运、空管、航油、市政配套、综合交通枢纽等设施。

  “北京的未来是世界超级城市,一个大型的国际航空枢纽是建设世界城市的必要条件。就新机场的位置来看,它服务的区域并不只是北京,而是更大范围的京津冀。未来,新机场将和首都国际机场形成双枢纽运行格局,与天津滨海机场以及石家庄正定机场形成京津冀世界级机场群。建成后的新机场,必将通过强大的辐射带动作用,拉动周边地区经济水平的提升,构建起一个京津冀世界级城市群,形成新的经济增长极。”王海瑛告诉《金融时报》记者。

  确保规模如此浩大的机场顺畅运转,需要修建与之相适应的多种配套保障设施,综合管网、能源场站、轨道交通、机组出勤、航空公司业务办公等等均需统筹考虑。这些保障设施的顺利开建,同样离不开银行融资的有力支持。

  “新机场6个基本建设项目的投标日期是2019年2月20日,农历正月十六,所以元宵节那天是备战的最后一天,非常紧张。按照规定,标书还需要盖上董事长的手签章,但是董事长那段时间刚好在外地出差,元宵节当天下午才返回北京。那天我们一直等到晚上七点,才完成了标书盖章的流程。之后再去打印、封装,终于在凌晨做完了最后的准备工作。”在夏悦的回忆里,2019年元宵节是她和同事们度过的最有意义的一个节日,虽然不能在万家灯火之夜与家人团圆,但能亲自参与和见证全世界最大空港的建设进程,他们感到无上光荣。

  最终,新机场6个基本建设项目银行贷款招标中,农行成功中标非主基地航空公司业务用房及机组出勤楼项目,中标份额位居各行首位;中行中标第三方飞机维修设施项目及非主基地航空公司生活服务设施,总融资金额10亿元。

  “中小型航空公司具有航线短、飞机周转快的特点,因此其住宿、中转的需求较为频繁。改善京津冀中小型航空公司的运营条件,为之提供后勤保障基础,不但使得原本在北京没有基地的航空公司有了落脚点,为其进一步开拓航空市场提供了便利,也为日后的联合发展和业务壮大奠定了坚实的物质基础和后勤保障。”农行相关工作人员告诉《金融时报》记者,该行为新机场非主基地航空公司业务用房及机组出勤楼项目全额承贷,贷款审批金额为17.01亿元,目前已放款2.8亿元。

  2015年银团新机场建设项目启动以来,曾经一度遭遇过市场上流动性紧张、资金成本抬升的情况,在资金最紧张的情况下,银团部分成员也提出过是否要适当上浮贷款利率,但最终,从首都“一号工程”的政治站位考虑,银团贷款的利率始终维持市场同期最低,从而保证了新机场建设的筹资过程始终顺畅。

  “2017年年底至2018年年初那一段时间,整个市场信贷规模非常紧张,每个月月初总行决定信贷投放的时候,新机场建设项目总是排在第一,不管规模如何紧张,都保证新机场项目足额放款。”夏悦回忆说。

  李美娜告诉《金融时报》记者,作为银团贷款的牵头行,本可以收取的银团安排费、代理费和承诺费,但农行都提供了免费服务,帮助新机场建设项目最大限度节省了成本。

  2019年6月15日上午10时左右,一串清脆的关门提示声落下,“白鲸号”列车首次发车空载试运行。从磁各庄站一路向南飞驰15分钟,最终抵达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北航站楼的地下二层。

  从草桥驱车向南,直达新机场的里程数十公里,不堵车也得四十多分钟。新机场距市区较远,如何让旅客快捷方便地抵达机场?这成为设计者们必须优先考虑的问题。在新机场规划获批的同时,北京市同时公布了“五纵两横”的综合配套交通规划。按照规划,新机场将被建成为空地一体化交通枢纽,包括高速、城际铁路、高铁、地铁等7项工程。新机场与4条高速、3条轨道相连,机场下面跑火车,轨道交通“零驳接”,乘客从南五环出发预计20分钟就可到达新机场。

  构建新机场宏大的立体交通网络需要巨额投入。有统计显示,仅新机场线亿元人民币。围绕新机场基础交通设施建设,多家银行为其提供了包括信贷、发债、融资顾问等一揽子综合金融服务,为新机场综合交通网络建设提供了强有力的金融支撑。中行相关负责人告诉《金融时报》记者,该行参加了大礼路银团项目,大礼路为未来临空经济区安置房能源管线的重要路段,由中行参团份额20亿元,目前授信余额为3.23亿元。

  沿着新机场高速一路向南,迎面而来的是一块块、一条条集中连片、成带联网的大尺度绿色空间,随着南五环路、南六环路的绿色通道建设,“穿过森林去机场”的景观徐徐展开。

  王海瑛向《金融时报》记者介绍,“绿色机场”是新机场坚持的建设理念之一。聚焦北京新机场噪声区治理和周边综合环境治理,由中行等多家银行组成的银团承诺授信总额为312亿元,主要用于围墙拆除、隔音降噪、绿化等工程。

  “智能化”是新机场的另一个标签,新机场将建设成为全球超大型智慧机场的标杆。新机场建设指挥部工作人员告诉《金融时报》记者,大兴国际机场在智慧型新技术方面,重点建设了19个平台的68个系统,以实现对机场全区域、全业务领域的覆盖和支撑。大兴国际机场的自助值机设备覆盖率预计将达到86%,自助托运设备覆盖率预计将达到76%,未来旅客将体验“刷脸”过检、全流程自助登机、行李追踪等全新服务。

  入驻新机场的多家银行也在为智能银行网点开业而积极筹备。据农行北京分行工作人员向《金融时报》记者介绍,未来旅客可在农行的机场网点享受到智能、尊享的金融服务。

  2019年9月30日,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将正式运营。届时,这座“钢铁凤凰”将扇动起有力的翅膀,激荡起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澎湃动力,成为国家发展的又一个强大动力源。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备案号:1101084565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